半夜看到家門口有人在打手槍

更(5/13)
其實事後我並不會責備警方的處理
因為當下的我的確是慌慌張張地
敘述著發生的一切
雖然聽到警方的回覆感到很無助
但我手上也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或影像
來證明我的說詞
也許在警察處理的眾多案件裡
我的案件就像是 在路上遇到暴露狂一樣
差別只在於我是在固定點 當下無法逃跑
或許我可以再回租屋處去收集證據
但是我真的沒有勇氣再冒第二次險

我是一個長相很普通的人
同棟也還有很多女生
但為什麼選擇我下手?
我想是因為
我住在二樓往三樓的走道旁
此張照片是當時覺得植物很療愈拍的
如果將照片的視角 轉換回我房間的貓眼視角
可以發現在樓梯的轉折處有很多死角
可以讓他暫時躲藏或隱匿

住在那裡快一年
對鄰居們多多少少都有印象
唯獨他 我是完全沒印象的
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根本沒有正面看過彼此
房東太太說
其實變態很少出門(一樓大門有監視器) 感覺是個內向安靜的人
所以我推論變態對我是完全沒有個人情感的
只是剛好我是唯一住在走道旁的人
加上鞋櫃也看得出是女生(房間真的太小不得已放外面)
或許他也和大多數暴露狂的心態相似
只是想看到別人驚嚇或害怕的樣子
藉此來填補他心裡的缺陷與自卑
每個人都有陰暗面 我也不例外
只是他用了錯誤的發洩方式
也許他的問題請社會輔導的相關單位介入會更有意義

房東夫婦在事發的周末
也大動員的請人在每個角落裝上監視器
現在變態也畢業搬離那裡了

這個故事在一年後才分享給大家
一方面是我已經能很平靜地看待此事了
也變得更加謹慎 只要離開家裡必定鎖門
另一方面
也希望大家看完故事後
對於租屋安全更加注意
如此一來 這個故事就有意義了
對我
對每一個人

最後 謝謝大家溫暖的文字

----------------------------------------------------------------------
這個故事 從發生到現在……
已經快一年了
但這個惡夢
對我而言 彷彿昨天才發生一樣
記憶還是好清楚……

我是台中某大學的學生
當時的我 常常白天在學校修課與做實驗
6點多一回到家吃飽飯 就會陷入昏睡狀態
一如往常 我睡到晚上大約10點與11點之間
睡飽後我就去洗澡
洗完後再東摸西摸就大概快12點了
心裡想說明天還要做很多實驗
還是繼續回去睡覺 以免明天沒精神

由於那天晚上下著雨
天氣比較涼快一些
所以那天我就沒有開冷氣了
也因為如此 房間內少了冷氣呼呼嚕嚕的聲響
門外面的動靜 顯得十分清楚
我的房間很狹小 大約只有5坪左右
所以我的床走一步 就是門了
而門的外面就是三樓要通往二樓時
必定會經過的通道
走廊的燈是感應燈 只有人通過的時候才會亮起
因此失眠的那天 我就不知不覺的開始觀察外面的動靜……
大約兩點的時候 我從底下的門縫看到 外面的感應燈亮了 聽腳步聲從三樓傳來
我想 應該是要去一樓裝水或是收洗好衣服的人吧!
腳步聲很順的往一樓去了 感應燈沒多久也暗了
有去就有回 所以之後腳步聲又從一樓越來越近
接著感應燈亮了
但奇怪的是 腳步聲停了……
這時躺在床上的我 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腳步聲沒有越來越遠 繼續往三樓呢?
好奇心作祟的我 立馬去看門上的貓眼
我看到……一個男生 臉朝著我的門滑手機
然後站了大概5分鐘左右 他才回去三樓
一開始我覺得 他應該是走到一半
看到手機有人密他或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之類的
但躺在床上的我越想越不對
假如他真的因為手機上有很吸引他的東西使他在樓梯停了下來
那他應該臉是朝著走道
而不是朝他右手邊的方向 也就是我的門口

在半信半疑 加上心裡有點毛毛的狀態下
我精神又更好了……
時間大概來到了凌晨3點
我看到走廊的感應燈又亮了
腳步也是停在我的門口……
我又趕緊去看貓眼
不看還好……
一看永生難忘……
我看到一個瘦弱的男生 在我家門口以及那小小的走廊
半脫著褲子 在我家門口打手槍
這還不要緊……
最可怕的是 他一邊打手槍
還一邊用一隻食指 輕輕敲著我的房門
而他敲房門的時候 整個人是站在門的旁邊
也就是說 如果當下我睡糊塗了
聽到有人敲門 而把門打開
我是完全看不到他的…… 他又會對睡昏的我做什麼突襲?
站在貓眼前 這短短的5分鐘
對我而言彷彿一小時
接著看到他好像快打出來了
就看到他又走到我的門前
對著我的門口 我的鞋櫃 灑出他的子孫
然後他就回去了…………
留下整夜睡不著的我

接著我開始回想
在未看到這個打手槍景象前 似乎就已有跡象

跡象1.
因為我夏天睡覺一定要冷氣
加上冷氣聲響不小 但其實我那陣子晚上都有聽到很輕很輕的敲門聲 只是當下我都以為是隔壁 或是我睡昏了…… 而且有時候甚至一大清早也有 只是白天的時候一聽到輕敲門 去看門口 卻什麼人也沒有……

跡象2.
我曾經在我的鞋櫃上發現很像精液的東西
但當時我完全沒想到那是精液
只覺得很奇怪 這是一團不會揮發的水……但也不是油……

直到破曉 確定外面暫時沒有動靜
我才敢入睡……
一早8點醒來 打給房東夫婦告知此事之後
我都還是不敢出門
一直從貓眼看外面的動靜
我從貓眼上 看到昨天那位變態一直在三樓和二樓之間的樓梯徘徊(照片是往三樓的樓梯與他的雙腳)
早晨突然來我門口輕敲個幾聲後
又快速跑回三樓 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的用意為何?
然後大概又過了半小時 他蹲在走道上
幫我擦鞋子 以及地板
是在擦他昨天留下來的子孫嗎????
因為我太害怕了……
原本早上10點就會出門的我
一直躲在房間裡不敢踏出
直到快11點的時候 我看他背著背包 拿著雨傘
似乎要去上課的樣子
但從三樓到二樓 路過我家門口時
他卻蹲了下來 數我的小鞋櫃裡 鞋子有幾雙
似乎發現我這個時間點竟然還沒出門……

天啊……這個人已經觀察我很久了嗎?

發現這件事後
我已經告知房東夫婦 也在兩天內搬離
很感謝我同學在我找房子的期間借我住QQ
雖然我知道變態是誰(因為樓上只有兩個男住戶)
但是因為二樓和三樓都沒有監視器 所以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告他 如果硬要說的 大概是他留在我鞋櫃上的精液吧!!!
但是房東夫婦不想惹事 加上他們怕沒證據反被說是誣告 以及這位變態已是大四生 即將離開租屋處
其實事後我也有去警局打算把這件事留個記錄
但是警察回說 他有對你實質上怎麼樣嗎?
然後建議我不要自找麻煩 ……

這篇不是創作文
只是事發一年後
偶爾晚上還是會因為外面的腳步聲而失眠的我
想告訴大家
這個變態可能現在就住在你的身旁也說不定……
因為從外表上來看 他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宅男
切記出門或在家 都要把門多鎖幾層 當下有不對就馬上錄影或報警 不要像我當下只顧著害怕!

favorite_border19639
toc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