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iphone」的搜尋結果:

旅歐遊記-7 臣服(7/13) #gay #甲

第七篇文章,試著以第三人稱寫作,這次有上下兩集,看完可以告訴我比較喜歡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 系列文章: 旅歐遊記-1 那天晚上一個劍橋學生操了我(1/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2 比利時小哥哥(2/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3 後車廂裡 (3/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4 難以取悅的城市 (4/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5 阿姆斯特丹桑拿初體驗(5/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6 兩個彼得(6/13) #gay #甲 (連結)旅歐遊記-7 臣服(7/13) #gay #甲 (連結)———————————————————— P 從帕斯卡街上的出租公寓離開,他開始有些暈眩,一方面是感冒初癒,偶爾口中還會積些老痰,另一方面則是他為柏林這座城市的複雜及多面向感到困惑及惶恐不安。下午剛參與了Berlin Underground 的Dark World 行程,晚上被一位來自巴塞隆納的西班牙人扯著頭髮操到浪叫不止,他不知道這座懺悔的城晚上怎麼成了這幅模樣。 
馬可羅是今天晚上P的對象,在許多城市看過不同的面孔已經各種不好的經驗後,P 打探清楚保險套、潤滑液是否已經備妥,是否容許他在房裡清洗屁眼及浪叫不止,坐上前往這郊區公寓的電車,搖搖晃晃看著柏林戶外的燈紅酒綠,他依稀記得地下柏林裡的澳大利亞嚮導帶著大家介紹二戰時歷史的專注神情及遊客們面露憐憫及難過的目光,Curry 36 吃得道地德國香腸及最好吃沙威瑪店Mustafa's Gemüse Kebap的極大份沙威瑪餅還在胃裡翻攪,他沒想到一天之內就要探索柏林的不同面向。 
「也對,我也就待上三天而已,有什麼現在不體驗的。」 
馬可羅是近幾年才搬到柏林的IT工程師,身高大概和P差不多,他給了P一串很複雜的指示讓他先按對充滿長長德文的門鈴,打開庭院內最左邊的第一扇門走上狹小的木樓梯,到四樓敲敲最右邊那扇門,P是路癡,他反覆叨念這段指令,試著視覺化這一切,打開庭院前的大門,八點的柏林讓整片庭院無限闃黑,打開iPhone 手電筒,照著指令推開木門,走上聽起來挺危險的木樓梯,木板擠壓的聲音嘎嘎作響,越聽越讓P覺得一切都如此詭譎。 
樓梯末端透出一點黃光,一個落腮鬍的剪影透下樓梯。 
“See. It’s not that difficult right.” 
“Ya...” 
一進到房間,這個身材與他等大的男子讓M把七公斤重的行李放下,連夾克都還沒脫,馬可羅便把P壓在地上,臉上寫著,來吃我的屌吧。 
P大概懂他的意思,但老實說P喜歡更慢、更有情調的開始,無所謂,這可能是屬於德意志土地上的浪漫。P跪了下來,看著一根18公分長寬約5.5公分的懶覺在他眼前甩呀甩,P配合得吃了起來,他知道只要能夠滿足別人,自己也可以達到某程度的高潮,就這樣一吸一吐,胃裡尚未消化的食物任憑懸雍垂遭大屌無情刺激生理反應的做出一次次反芻,P無所謂,把食道內的食物又吞了回去,繼續一口口吸吐。 
馬可羅看著這坨來自亞洲的橫肉,褲帶已經被他解開一半,上衣雖然好好的,但P的內褲已經被他拉到膝蓋,馬可羅持續壓著P的頭,看著這三個星期沒使用的菊花在他眼前時而綻放時而收縮,他自覺可能有好一段時間沒看過那麼緊的菊花了,蘸了幾口口水就把指頭往P的屁眼塞,P的口交停止了,換成一段段有氣無力的喘息聲,他重拍P那兩片久久未見客的屁股瓣,P慘叫了一聲,繼續沒尊嚴地跪在地上給馬可羅吃屌,馬可羅心想:「這才是我的婊子。」 
吃了一段時間看著那根無止境的懶覺在嘴裡持續幹著,P的嘴擴有些痠了,他閉起嘴巴,讓溫熱的粗大的充滿唾液的懶覺在他臉上甩了又甩,彷彿用一些前列腺液、一些口水及幾根陰毛把P的臉甩得亂七八糟。 
“I have to go take a shower first.” P說。 
馬可羅露出牙齒給了一個陽光的笑容。 
“That’s ok. Sorry for breaking the plan we originally have.” 馬可羅說。 
“No never mind.” P說。 
當天下午馬可羅和P是這樣說的,馬可羅在下午敲了P,P沒有想太多告訴馬可羅當天晚上可以赴約,他沒有想太多關於馬可羅的身分、性格或是私生活,光憑幾些對話他可以想像馬可羅是個老實人,在走到他房前馬可羅說「到時你先吃我的屌,再去洗澡,接著我們可以來場好好的性愛。」P說,他想要先洗好澡再開始一切的性行為。 
到了現場,Top 永遠都是 Top,女人也是這樣臣服於巨棒下,Bottom也是。 
洗好澡看到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馬可羅,P 跪下來繼續在馬可羅的胯下周遊,重新把馬可羅的屌弄硬後,P開始舔馬可羅的睪丸,在他的會陰一帶舔舐,時而把他的睪丸含進嘴,在嘴裡用嘴唇及舌頭來回擺動,聽著馬可羅的喘息聲進入另一個頻率,P的胯下也開始充血,胯間的囊物越來越不堪支撐,此時馬可羅把P就這樣抬上沙發,讓這顆半開半闔的菊花在他眼前晃動。 
抿好一口唾液往洞裡噴,P因為菊花受刺激叫了一聲,馬可羅心想:「這個洞等等就是我的了。」他將舌頭想盡辦法的往洞裡去,在洞口約往內五公分處攪動,一下下得把屁眼搬開,用完舌頭用手指頭,P 沒有他預期得浪叫不止。 
“Maybe you can put some lube inside.” 
“Oh sure sorry to hurt you.” 
一根、兩根、三根指頭,越多根指頭放入,P的酥麻感越強,一部分是前列腺作祟,一部分是翹高屁股任憑一個男人掌摑舔陰的羞恥感,心裡全是’Fuck me!’ ‘Fuck me!’的獨白,但他沒有大聲喊出來,他享受這樣的羞恥感。 
馬可羅把P的後空內褲兩邊鬆緊帶塞進P的屁眼,他像是肉販一般來回抨擊,鑑賞這兩塊肉,讓他們持續晃動。他在左右屁股瓣上一下一下搧著,彷彿在處罰做錯事的小孩,小孩不久後喪失人格,他變成一匹馬,讓馬可羅勒著後空內褲僅存不多的布料,像韁繩一樣駕馭著他。 
“Oh yes this sexy ass ...” 
他持續搧著,P則持續享受著當他的畜生。 
戴上保險套,在洞口來回一陣子,馬可羅享受P 一陣陣喘聲,幾次試圖進入卻欲擒故縱,搔得P 心癢難耐,「快操我!」「快操我!」馬可羅知道P 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他要等到這個婊子自己喊出來,他知道這婊子會喊,那聽起來比答應請求淫蕩太多。 
“Man I want you to fuck me.” 
“Say that again.” 
“Fuck me. I want you to fuck me.” 
屌進來了,P 心想「對,就是這個感覺。」這個他欲求不滿許久的感覺,任憑馬可羅扯著他的頭髮,或是時而壓著他的頭在沙發上,M開始隨著抽插大叫,沒有什麼痛絕,但一下下捅入彷彿搗麻糬的桿子無情地在木桶裡一下下撞擊。 
時而把他整個臉往沙發裡壓,給P一些窒息的體驗,又好似把P當狗一般用頭髮控制他的去向,不久後他把M整個身體抬起來,持續的抽插,不給P一點喘息機會,大病初癒的P不堪負荷用盡自己全身力氣叫著,這不是助興式的呻吟,更像奉獻生命的詠歌。 
不久後P把身體撇過去,告訴馬可羅他有些累了,感覺馬可羅的身體越來越急促,他問,
“Do you wanna cum now?” 
“I’ll tell you when I gonna cum, but now you should be fucked by me.” 
馬可羅更快得抽插讓P幾乎沒有身體自主權,他只能任憑馬可羅擺動,像是一個肉便器讓馬可羅在裡頭來回。不久後馬可羅拔出他的陰莖摘下套子,讓P扭過身子放嘴到他的陰莖下,高速的手來回套弄,P 知道自己的嘴裡噴了一些玩意兒,他快快到廁所把臉上直一束橫一絲的精液沖掉,裸身走出浴室。 
“Can you also make me cum?” 
馬可羅有點為難,他不知道P要他做什麼,他已經很久沒有吃屌了。 
“You can jerk me off.” 
P 看出馬可羅心中猶豫,他讓馬可羅幫他打出來就是了。馬可羅把P摟到他懷中躺著,他開始來回像拉胚一樣讓懶覺在他手中擺動,P很快硬了起來,龜頭前前列腺液從尿道口湧出,他知道馬可羅很快要讓他繳械了。 
“ Do you suck? Can you suck my dick?” 
“Um... I don’t do that for a long time.” 
馬可羅不情願的換了體位,盡責地在P的胯下漱著一根不太長卻相當粗的懶覺,高速的吸吮讓P知道自己還是逃不過,在些微粗糙的手掌來回下,P噴了自己耳後、下巴、胸口到處都是精液,肚臍處累積了大份量的洨,大病初癒這位病人被徹底榨乾。 
馬可羅送來厚紙巾,和P小聊了一下,讓P躺著清理自己,到浴室盥洗一下。馬可羅繼續說著他兩年前來到柏林找工作,靠著一點點德國和過得去的德文找到工作的幸運故事,P並不是那麼感興趣。 
離別的擁抱後,走在不見五指的樓梯間,看到Hornet 上 Be cute or be cult 傳送了一則訊息,那是屬於Q的故事。 
Q算是P在柏林才認識的網友。 
P: “Hi how are you “
P 用德文回了一段 “Hey what’s up.”
P用google 翻譯後才看懂的。
P: “You look cute that’s why I text you.”
P: “But sorry I really can’t speak German.”
Q: “Ah sorry I didn’t notice that. English is also okay.”
P: “You look like you’re Asian. Where are you from.”
Q: “I’m Taiwanese.”
P: “You must be kidding.”
P: 「那要說中文嗎?」

trending_up前往來源 file_download載入快取

iphone售價貴?

大家會覺得iphone 售價貴嗎? 個人覺得還好ㄟ,感覺越來越多人拿iphone,各大網站也充斥著各種iphone文,表示很多人都能負擔得起iphone,我反而覺得需求量這麼大,應該可以繼續保持每年漲價三千的趨勢,至少維持個十年,都還有人願意花錢買iphone,各位覺得呢?

trending_up前往來源 file_download載入快取

#問 蝦皮商城買iPhone

想問問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商城買過哀鳳呢? 我朋友傳截圖跟我說有特價的iphone 而且蝦皮商城評價不錯 我一開始是跟她說 建議不要買比較好 結果她說什麼 都附上序號證明、保固一年什麼 害她很糾結要不要買⋯ 我跟她說 妳要買就買啊⋯出事別怪我沒跟你說 真的有人在蝦皮商城買哀鳳嗎? 評價真的很好?

trending_up前往來源 file_download載入快取

洩密資訊證實蘋果新款iPhone設計極其醜陋

據外媒報導,蘋果正計畫在2019年版iPhone上進行重大升級改造,但迄今為止最具爭議的事情是新款iPhone原型機的設計太醜陋。🖼️備受推崇的日本科技網站Macotakara報導稱,蘋果中國供應鏈內部的消息人士證實,所謂的iPhone XI將配備一個三重攝像頭陣列,該陣列位於手機背面的一個巨大的凸起正方形區域中。 這一設計最初在1月份由爆料大神史蒂夫-海默斯托弗(Steve Hemmerstoffer,又名OnLeaks)曝光,但被人們嘲笑太醜,不適合蘋果使用。 有趣的是,海默斯托弗還洩露了第二張iPhone原型機設計圖,並得到了更積極的反應。但Macotakara網站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蘋果選擇了“只有媽媽才愛”的那款醜陋設計。 Macotakara網路透露,蘋果已經稍微調整了設計,使三個後置攝像頭至少看起來是對稱的。儘管如此,這三個攝像頭所在的正方形凸起區域似乎與該公司備受歡迎的極簡主義設計美學背道而馳。 也許同樣令人驚訝的是,這樣的設計甚至都不是原創的。華為已經在Mate 20 Pro智慧手機上設計了包含三重攝像頭的正方形凸起區域,但該正方形凸起區域位於手機背部的中軸線上,看起來要比蘋果的iPhone原型機設計仍然要美觀得多。 有傳言稱蘋果正在努力打造一款可折疊iPhone,但目前很難想像,iPhone XI的設計(加上沒有5G功能、沒有快速充電器)將如何扭轉iPhone銷量增長停滯的局面。 就目前而言,iPhone的銷售情況在變得更好之前,似乎還會變得更糟。

trending_up前往來源 file_download載入快取

外媒:可折疊手機凸顯我國硬體創新實力

現在,可折疊手機空間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開放的,對可折疊手機的設計理念有著廣泛的不同想法,但美國用戶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小部分。目前,三星的Galaxy Fold是唯一適合美國使用者的設備,即使你更喜歡華為在Mate X上使用的超薄樣式和向外折疊螢幕,你可能也體驗不到。🖼️華為Mate X 據外媒報導,美國在手機設計方面似乎已經落伍,可折疊手機就是證明。今年的移動世界大會上出現許多可折疊手機,從華為時髦的Mate X到小米的三折疊機型、TCL的Dragon Hinger鉸鏈設計,再到OPPO的原型機、笨重的Royale FlexPai以及LG V50的第二螢幕。 但所有這些設備都有個共同之處:就像最近幾波在海外發佈的創新手機設計那樣,它們在美國不會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出現。從可折疊手機的角度來看,基本上只有一種運營商提供的設備將在美國銷售,而且不需要支付進口費或擔心手機相容性問題,那就是三星的Galaxy Fold。 這不是什麼新現象。由於市場需求、貿易協定和其他複雜的地緣政治因素影響,來自海外的炫酷手機通暢很難進入美國市場。但問題不只是美國客戶錯過了炫酷而有趣的手機,儘管這很令人沮喪。此外,OPPO和華為等公司的旗艦店越來越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硬體之一,提供與美國最好手機不相上下的新理念和規格,但價格要實惠得多。這意味著,在基本上由蘋果和三星手機占主導地位的美國手機市場,競爭將會越來越少。 按市場份額計算,華為、小米和OPPO分別是全球第二、第四和第五大智慧手機製造商,但在美國市場,實際上依然是雙寡頭壟斷格局。市場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的資料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蘋果控制著54%的市場份額,三星佔據22%市場份額,這兩個品牌加起來占美國所有手機銷量的四分之三以上。 緊隨其後的競爭對手是LG,其市場佔有率為12%。但多年來,該公司始終在為智慧手機的銷售而苦苦掙扎。即便是像穀歌這樣的科技巨頭,其Pixel系列產品也受到了極大讚譽,並受益於該公司強大的行銷能力,其智慧手機銷售也不盡如人意。而美國消費者極為熟悉的品牌索尼,也幾乎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因此,即使中國品牌能夠在美國銷售,它們在打入美國市場的過程中可能也要面臨艱苦的戰鬥。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因為現在還沒有中國主流手機品牌在美國市場站穩腳跟。 此外,美國智慧手機行業的“閉門”政策也損害了創新。目前,美國市場上的主流手機設計都很沉悶,大部分借用蘋果劉海屏和iPhone X的設計。對於大多數美國用戶來說,這已經是創新的巔峰,以至於當三星推出其避開劉海屏的打孔屏S10時,感覺就像是獲得了大戰勝利。但由於技術發展和試驗的速度更快,中國手機已經遠遠超過了那些沉悶的設計。 在美國之外,手機世界充滿了十分怪異而又具有創新精神的想法。厭倦了沉悶的黑白顏色手機?看看這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霓虹漸變色。討厭劉海屏?試試當你需要的時候就會出現的彈出式攝像頭設計。當你不需要的時候,它會讓你的螢幕變得光彩照人。🖼️華為旗下榮耀品牌手機漸變色 或者,你也可以試著用雙面螢幕自拍,或者滑動螢幕自拍,或者是體驗下完全沒有埠的手機。當然,並不是所有這些新產品都是實用的,但它們正以蘋果和三星硬體所不具備的方式向前邁進。 此外,隨著全新的可折疊手機面世,目前在美國只有一兩種此類設備可供使用,這將嚴重限制它們的普及。現在,可折疊手機空間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開放的,對可折疊手機的設計理念有著廣泛的不同想法,但美國用戶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小部分。目前,三星的Galaxy Fold是唯一適合美國使用者的設備,即使你更喜歡華為在Mate X上使用的超薄樣式和向外折疊螢幕,你可能也體驗不到。🖼️彈出式攝像頭設計 現在,我們或許可以繞過某些問題:如果你願意支付溢價,可以從美國以外的地方買到所有最新和最好的手機。從理論上講,統一的電信標準意味著解鎖手機並不局限于任何運營商:你只需在互聯網上購買手機,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它們。 但現實情況要複雜得多。不同的運營商和手機支援不同的LTE頻段和不同的蜂窩技術。如果沒有合作夥伴和運營商的支援,這些新設備在美國本土可能都無法正常工作。🖼️榮耀View 20 隨著5G開始推出,這些相容性問題在未來只會變得更糟。在美國尋找支持可折疊解鎖手機的運營商最好LTE頻段已經夠難了,再加上不同的5G頻譜、不同的運營商、不同的數據機以及天線規格引發的混亂,只會使事情變得更糟。 隨著6赫茲毫米波(mmWave)天線、不同的頻譜波段在城市逐步推出,這可能意味著5G覆蓋出現差距,這似乎讓人幾乎無法買到解鎖的5G手機,並使其在美國正常使用,至少在未來幾年內是不可能的。 中國企業並不是沒有嘗試過進入美國市場。小米在幾年前就嘗試過,但最終它只銷售智慧家居產品和配件,甚至是支援Bird這樣的電動踏板車初創公司,但就是沒能銷售手機。 華為可以說是所有公司中最接近實現上述目標的企業。在2018年消費電子展上,華為即將宣佈與美國運營商AT&T達成協議,在美國銷售Mate 10 Pro時,由於政府在安全問題方面施加壓力,AT&T在最後一刻退出了交易。據稱Verizon也被嚇跑了。 這兩項努力都以失敗告終,隨著政治風向的影響,越來越多的美國手機市場看起來很快就不需要擔心來自華為或小米等公司的競爭了,但這也讓美國手機用戶只能被困在場邊從遠處觀看所有炫酷的硬體,而無法親身體驗它們帶來的樂趣。

trending_up前往來源 file_download載入快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