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死在那年了 文長

在那年我被強暴了 我的心也跟著死在那年
一直到現在我總是靠藥物才能入睡

沒有印象自己怎麼走回家的 只知道我聽到我妹的尖叫聲
隨即而來的是家人送我去醫院 驗傷
當時不管誰碰到我 我都會尖叫都會嚇到都會害怕
儘管他們是我的家人

那當下醫院幫我做很多緊急措施
可是在後面我居然懷孕了
當我自己發現懷孕時 已經快六個月了
問我為什麼沒發現嗎
因為月經還是有來 只是量比較少
因為那陣子我如同行屍走肉般的過日子
然後奔波於警局跟法院

當我第一次去做產檢時 我爸媽陪著我
我聽到小孩心跳聲 沒任何感覺
聽到是女生也沒任何感覺
只問 可以拿掉嗎
醫生說 小孩已經六個月大了 很健康 沒辦法了

我沒哭也沒笑 只是靜靜的看著醫生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醫生交代要多吃點點 小孩子太小了 一定要補充營養

回到家我承受著鄰居們親戚們的指指點點
我覺得我快崩潰了 可是我不能崩潰 我這樣告訴自己

我開始上網查 小孩子生下來後的選擇

自己養還是選擇出養
我爸媽傾向于自己養 他們說在怎樣都是自己的孫子
而我想出養 我沒辦法面對這個小孩 看著他想著他在我體內 我都覺得好骯髒好噁心好厭惡

最後我找到了出養機構 勵馨基金會
在這中間社工一直陪著我 陪我跟家人溝通 陪我聊天
一直到八個月的時候 我去產檢
醫生跟我說 胎盤鈣化了 我們在觀察一週 如果有繼續鈣化的情況 可能要催生了

這是我第一次感到緊張感到害怕 甚至自責自己沒顧好身體
回到家我第一次嘗試摸自己的肚子對自己的肚子說話
我跟他說 你乖乖 我會把你保護好 我會的
肚子裡的她很用力的踢我一下 我整個大哭哭到不能自己
隔了一週 醫生決定要催生 我趕緊回家收東西順便跟我爸媽說要催生
我在病房內 護士們幫我做完前置作業後 醫生幫我打了第一劑催生 我跟家人在病房內
突然監測胎心音的機器開始叫 我整個人也慌了
護士進來叫我放鬆 醫生馬上就到了
醫生來的時候說 小孩的心跳越來越薄弱 我們馬上剖腹產

等我再次醒來時 我已經在病房了
生產後的痛真的很痛很痛
可是我想著小孩咧 安全嗎平安嗎
我一直問我媽 我可以去看看她嗎 可以讓我去嗎
最後不顧爸媽的反對我一個人走去看小孩
我看到她在新生兒加護病房 突然覺得很對不起這個小孩
讓她提早出來這個世界還要在保溫箱裡然後身上一堆儀器
看得我有點心疼 甚至有點想留在身邊自己撫養

生完大概三四天後 我聯絡了社工 告訴她我的決定
我還是決定出養 我知道這個決定很糟糕也會讓家人傷心
可是我還是不得不這樣做

我給自己跟小孩相處一個月的時間
在這一個月洗澡餵奶換尿布我都自己來
她常常半夜大哭 一哭就是兩三個小時
那時候我常常很沒有耐心的跟她說
是怎樣 你跟他都是來折磨我的嗎

這樣的我 根本沒資格當一個母親

時間很快 一個月過去了
我跟我的家人把小孩送到台北的勵馨基金會
那天下著大雨 我知道 她的離開我的心好像死的更徹底了
社工告訴我一些相關的流程 一直到媒合到適合的收養家庭 我們都還可以一個月探望小孩一次

半年後 媒合到適合的家庭 小孩也到新的家庭生活
在到新家庭前 我們雙方有見面過聊天過
在最後一次見面 我們全家帶著小孩在附近的公園逛
我爸媽搶著要抱小孩 而我只是站在旁邊看著笑著
一直到正式出養小孩的時候 已經是又過了半年的時間
最後一次上台北 我們要上家事法庭
那時候法官問我 你確定要放棄監護權嗎
其實那時我猶豫了 看著我的家人在看著收養父母
我聽到我自己說出了我確定要放棄

那一刻我沒有想像中的輕鬆 隨之而來的是沒有盡頭的沈重

而今天是妳離開我的第十年也是妳的十歲生日
當初我沒有留下任何屬於我的東西給妳
甚至在這中間我換了電話也搬了家 我也沒有去更改當初留下的那些資料 因為我不想讓妳找到我也不想讓妳在之後知道一切後會痛苦會左右為難 我希望未來的日子每一天妳都可以住在妳家人給妳的城堡裡 快樂長大成人

生日快樂

favorite_border19254
toc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