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超級癡漢

看到她的第一眼,只覺得是個個子小小的、笑起來非常可愛的女孩子。

身材瘦小、搭配上號稱一百五的身高,是個只要在人流裡面沒抓好就會一不小心消失在視野裡的一個人。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小巧的女孩子、後來成為我的女友的她——

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可怕的痴漢。

初識是在一次被朋友拖去看的展覽中,還記得那場展覽的主題是抽象畫,當天唯一的心得是畫出這樣的東西也能賺錢還真好。

當時百般無聊的我坐在會場展覽的沙發上,偶爾發呆、偶爾滑滑手機,等待過得特別慢的時間的流逝。

而她,就坐在我的隔壁。

我自然不會主動搭訕一個看來就是國中年紀的女孩子,一來不想被查水表,二來也真的不知道和國中生該聊什麼話題。

所以,我們的第一句話是由她開啟的。

當時差不多要離開、翻著皮包要找悠遊卡的我先是翻出了身分證、健保卡和學生證,而此時身旁原本在發呆的她突然有了反應。

她瞥了一眼我手中的學生證,然後忽然轉頭用稍顯稚嫩、銀鈴般的輕嗓問道:「你也是東吳的喔?」

當下只是愣愣地點點頭的我蹦出了些許問號,可能她的哥哥或姊姊也是讀東吳的吧?

接著,她看了看我學生證上面的學號,隨後頰上擠出了兩個小小的酒窩,笑得迷人:「要叫我學姊喔。」

當時一臉懵的我以為只是無聊到神智不清的國中生開的小小玩笑,直到一臉不以為然的她拿出了身分證,我才勉強認知了眼前的國中生比我大了兩歲的事實。

也是從那天起,我的世界因她而染上了些特別的色彩。

那天後來談得很投機的我們自然留下了彼此的聯絡方式,後來僅僅兩個月就在一起。

過去的我總覺得感情應該是長時間的相處慢慢培養而來,並且在對對方有一定理解後交往。
但認識第一天就能從醒來那一刻聊到睡前的她,是第一個讓我覺得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的女孩子。

但也是從交往開始,我原本的世界觀就逐漸崩塌陷落。

與我不同,她是個非常直來直往的人,想什麼說什麼的個性非常好理解,完全不用花心思去猜她在想些什麼。

由於身材就像小孩子一樣,她向來對自己的胸前不夠偉大感到十分在意,很羨慕那些身材曼妙的女生。

有幾次在宿舍的她就這麼看著鏡子,然後轉頭用莫名哀怨的表情看著我,並且真誠地跟我道歉:「對不起,我的胸部這麼扁。」

這時候,如果說「哪會,一點都不扁啊」她會覺得「明明就是扁的,為什麼要騙我」而難過,如果認同並且跟她說「沒關係,我就喜歡扁的」她就會開始難過「果然你也覺得我扁」。

雖然她在想什麼很好理解,但解決她的煩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能說女人真是一種奇妙的生物。

而對於胸前不夠宏偉的遺憾,加上她直來直往的個性,有時候會造就一副奇妙的情景。

還記得,那是交往後的第二個月,我們去墾丁玩了三天。

第二天我們在海邊玩的時候,有一群年紀大我們一些的旅客在我們附近戲水,當時泡在海水裡的她吐著泡泡,眼神毫不避諱地直盯著一位波濤洶湧、身材火辣的姊姊。

「好好喔……好想狠狠埋進去深吸一口氣喔……」

然後,如是說道。

網路上這樣的痴漢發言在場外、PTT上看了不少,但現實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

而且,還是出自一位臉帶哀戚少女的口中,可謂真正絕妙。

相信我,她也不只是說說而已,只要有機會的話,她一定會狠狠埋進去深深吸一口氣的。

偶爾在路上看到可愛的女孩子,她也會發出「哈嘶、哈嘶」的喘氣聲,並且發自內心地感嘆。

「好可愛的小孩喔,真想拐回家裡自己養。」
「你看那個小女孩的屁股超翹的欸,真想摸摸看。」
「為什麼明明才國中而已胸部可以這麼大?好想揉看看喔。」

仗著自己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童顏,大多時候就算嘴裡說著些發自內心的危險發言,在旁人眼裡還是所謂天真可愛。

相信我,今天要是從我嘴裡說出這種話,我已經不知道蹲過幾次看守所了。

每每看到她接近路邊無知的孩子們,明明知道不可能真的出事,但心裡總還是不自覺捏一把汗。

我曾經作過一個夢,是有一天上完課回到宿舍時,打開宿舍門的下一個瞬間突然有好多小男生小女生從裡面滾出來,而她在人堆裡面開心地大笑著,真實到我瞬間嚇醒,盯著身旁睡得香甜的她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

她的可怕,不在於真的會做什麼很可怕的事,而是仗著先天優勢殺人於無形。

被這樣的癡漢盯上的人啊,往往在發覺之前就已經被吃乾抹淨,而且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覺察到在自己身上發生了多可怕的事情哪。

不過,明明小小身版裡像藏了個喜歡意淫別人的終極癡漢,但她自己提槍上陣時又往往害羞到不行。

或許在癡漢的靈魂後面,還是藏了個連接吻都會緊張到嗆到的小女孩吧。

而無論是哪一個,我果然都超喜歡的。

favorite_border16927
toc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