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對象在我生日那天說要去找女朋友

若有似無的曖昧也有些時日。

在我的認知裡,要嘛差的就是誰踏出去那一步,要嘛就是自然而然地就成了。

但是,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我從他的室友口中聽到了。

「今天他說他要去找他的女朋友啊。」

原本抱著”唉呀,沒有特地提醒他今天是我生日,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呢?”這樣天真想法的我,原本滿溢的粉紅泡泡瞬間裂成奈米級的碎玻璃。

人生在世意義何在,何不殺了我吧……

從頭到尾沒有散發出一點渣男氣息、人又超暖的他本來以為已經穩到不能再穩,沒想到老天還是當頭一刀把我劈成兩半。

想到他收到我準備的生日禮物的時候那副有點害羞、強裝鎮定又欲言又止的樣子,真好個金馬獎等級起跳的影帝啊。

……啊,想來至少扮得很紳士的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趁機揩油,至少還沒落個人財兩失吧,好個柏拉圖式的溫柔感情騙子啊。

然後,正當心如死灰的我正在最後一次緬懷我偷偷去洗出來的合照、整理他送我的禮物準備一把火燒了的時候,我宿舍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眼睛哭得又腫又醜的情況下,我只能隨便在桌上抓了副太陽眼鏡後應門。

打開門後,是手上提著一個蛋糕禮盒,帶著淺淺微笑的他。

倒是萬萬沒有想到,才向他室友坦承罪行的他居然還有臉提著蛋糕來找我啊?

啊啊,想來他也根本不知道這回事吧。

內心裡的我嘗試冷笑一聲後,用力羞辱一番這個不知道自己已經出包的無恥騙子。

但是,實際上的我一看到他的臉兩行眼淚馬上就噴了出來。

為了保有我在他面前的最後一絲尊嚴,我伸出手用力想甩上門,但他手一伸壓住了門板,硬是快了我一拍。

表情看著慌張的他有些不知所措,壓著門板後就一臉憂心忡忡地看著我,沒有說話。

好個金馬王八蛋,看起來是沒吃過苦頭啊!

帶著心中熊熊燃燒的憤怒,我伸出手用吃奶的力氣狠推了他一把,然後順勢甩上房門——在我的想像中。

幹,推不動。

最終弱雞的我還是被他半推半就地擠進了房間,看起來一臉擔心的他或許多少也發現自己露出馬腳,始終沒有說話。

只能像個低能兒一樣鑽進被窩裡哭的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一直哭到自己累了為止。

期間他就是在旁邊默默地都沒有說話,偶爾伸出手來輕拍我的後背,我也沒有心力再去反抗。

該哭的哭完以後雖然還是難過,但已經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激動,我緩了幾口氣以後,才用嘶啞的聲音開口。

「我已經知道了……你可以不用繼續這樣子了沒關係。」

看著他臉上隔著墨鏡都能感受到的一臉懵,我疲倦地搖了搖頭。

「你室友已經跟我說了。」

說完以後,在一片讓人窒息的滯默中,我又把頭埋進枕頭。

然後,難熬的十秒鐘過後,好大的一聲「幹」打破了這片沉默。

抬起頭來看著一臉扭曲的他,雖然臉上爬滿懊惱,但絲毫沒有一點歉疚的樣子。

「那個……我今天只有來找妳喔。」

「……什麼意思?沒找到女朋友喔……」

「呃……今天我只有打算來找妳而已喔。」

看著他一臉尷尬的樣子,一幅逐漸成形的圖像在我的腦海裡漸漸鮮明起來。

「那你跟室友說的……」

清了清喉嚨的他有些欲言又止,過了兩秒鐘後肩膀一垮的他小心翼翼地從手中的蛋糕禮盒中拿出一個奶油水果蛋糕,在水果中央插了一張手工卡片。

打開的卡片前略,最後的一行字,是「我覺得最幸運的事,是喜歡的人剛好也喜歡自己」。

「呃……本來今天應該是妳看到最後一行的時候我要看著妳,說『我覺得我們都很幸運』啦……」

然後,是沉默到不能再沉默的五秒鐘。

「那……我們在一起吧。」

最後,在還婆娑的淚眼裡,我也只擠出了這句話。

「嗯……好啊。」

雖然有點微妙…但還算開心……吧?

……嗯。

總之,這就是我結束單身兩天後的一篇愚蠢文章,回想起來還是很想跳樓,原本浪漫溫馨到爆的場景硬是被我換成八點檔的鬧劇。。

最後,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然後,拜託千萬不要跟我一樣智障。

favorite_border26972
toc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