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創 等不到了。

從前有一個女人,大家喚她孟婆,
本名孟七,她本是孟國最受寵的公主,
可謂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顏可說是
無人能比,只因真心錯付於那狐笙,故此
長年守在那奈何橋,等待著那個不會
歸來的人。
“孟婆,我說你當個人不好,
為什麼甘願來到這裡當孟婆?”
“對啊對啊,人間有青山碧水,
有花禽鳥獸,而且溫暖又充滿活力,
不似這孟婆庄,八百里全是黃沙遍佈。”
黑白無常替孟七抱怨著
“嗯....人間的確是個好地方。”
孟七滿目空洞的看著前方,
思緒飄到千里之前。
那時她還只是孟國公主,一次與
父皇母后外出,她看一物看的入神,
不小心與他們走散,後來偶遇狼群,
他一襲白衣,
眉間一點朱砂更增添幾分妖嬈,
彷如畫中男子將她護在身後,狼群被擊退
他的上衣開出朵朵紅花,她看他看的癡了
“你生的真好看”他伸手擦擦她嘴角口水
“姑娘這般看著我流口水,
不知道的還以為姑娘要吃我”
一句話一個動作惹的她紅透了臉
他說他無父無母,自小便是個孤兒
他說他名白狐笙,還說能幫她走出樹林
後來她將他帶回皇宮,桃花樹下,
她提裙為他一舞,他撫琴一曲,罷了,
他摸摸她的頭,“倘若能早些遇見妳便好了”
他眼裡是她讀不懂的情緒,
可她相信他不會害她,他說他愛她,
她嬌羞一笑跑遠了,他看著她的背影,
嘴角揚起一抹溫笑,隨即又收起,
皺起他那好看的眉頭。
大婚之夜,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胸前那把匕首,
她看著他略帶歉意的眼神“為什麼?”
“對不起,我需要你的一顆心。”
原來,他本是狐族長老,
因心上人患得惡疾,急需換心,
可他又不忍殺生,意外得知
孟國小公主孟七打小出生便有兩顆心臟
他便想著向她“借”一顆。
“對不起,你等我。”
說罷,轉身離去,
她跌坐在地上,淚如雨下,輕輕呢喃
:“你可知,我的兩顆心是互相依偎的,
你拿走了一顆,另一顆也不會獨活.....”
身體漸漸變得輕盈,眼皮愈來愈重。
可她還想堅持到他回來,哪怕再看他最後一眼,世人說因果輪迴,皆是定數。
她想這也是就是她與他的定數,
終是她愛上他了,可是她不悔
待他趕回時,她早已支撐不住安靜歸去
他抱著她的屍首,“為什麼!!?
你不是有兩顆心嗎?為什麼會這樣!?
啊——!!”
一瞬間,他雙目通紅,墜入成魔。
“我一直以為我愛的是她,
卻不曾想你何時走進我心裡占有一席之地”
-
黃泉原本沒有孟婆的,直到她走了進去
她生的很美,眉目清秀,唇紅齒白。
本該大好年華,卻來到黃泉,她來此投胎
對閻王說:
“我想要忘卻生前的一切,
閻王能否滿足我?”
閻王說:“我可無法抹去記憶。”
她說:“那我可否在此...等一人?”
閻王笑道:“為何執著於一人?”
她說:“你不懂,他說過要和我共度余生,
我不信他會棄我而去......”
閻王有些動容了“你可以在黃泉等他,
但條件是你永生永世不可離開黃泉,
陪我,你可願意?”
她答應了,對閻王說:
“我姓孟,可喚我孟婆”
再後來....
孟婆就在這八百里黃泉,
種了八百里曼珠沙華
孟婆就守著這些花,等一人。
一滴苦情淚落下,喝下竟能忘卻前塵
可她捨不得喝,她還要等他,
便熬成了湯,給投胎之人,
不被前塵困擾,沒事的時候,
就望著黃泉洞口,等一個
讓她傷心之人,不可能出現之人....
殊不知,身後不遠處
閻王癡癡的看著她的背影,
黑白無常向閻王:“您為何不直接娶了她?”
“你們不懂....我在等
等她能回心轉意,看看身後之人。”
閻王苦笑道
“狐笙不會來了....
他已成月老,為了找到她,
和她再續前緣,只不過不可能了,
兩人的距離隔著天,隔著地。”
月老負責姻緣,埋下因,
孟婆負責忘記,結束果。

favorite_border18913
toc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