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林俊佑檢察官

最近這位衝進幼稚園的檢察官
引起了不少的討論
很多人譴責他濫用職權
剛剛才有一則新聞
幼稚園老師表示對不起那些受到驚嚇的孩童

在提出我的看法之前
我想提兩件事

第一件事
我國小就讀新竹某高中附設的國小部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
下午四點放學 我必須搭交通車回家
而我住的地方鄰學校比較遠
所以被排在最後一兩排的位置
大概就是這樣的車
我的旁邊
做了一群五六年級的學生
就在某一天
他們就看著我
然後說
"ㄟㄟㄟ 我們來幫你折手"
我記得很清楚
我當初很大聲 堅持地說不要
但他們還是硬把我的手拉過去
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用力的折我的手
我根本就被嚇哭了 而且當下非常痛
但是他們就開始歡呼
"歐耶~~~~ 怎樣 好玩嗎? 爽不爽?"

之後我回到家
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家人
後來他們寫聯絡簿把這件事通知我的導師
但我的導師只回我爸媽一句話
"趨吉避凶"
只後就不了了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家人看到老師這句話
也不怎麼再追究這件事了

第二件事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那時候剛分班完
班上各依原生班級產生幾個小圈圈
其中有一個以男生為主的小群組
有一次把我的鉛筆盒藏起來
大概將近一個禮拜
我一直求他們還我
但他們一一直嘻皮笑臉的說
"我怎麼知道 自己去找阿 白癡" 這類的話
後來我爸發現這件事
一樣寫聯絡簿告訴班導
班導就把這幾個人叫來
然後質問他們把東西放哪
最後其中一個人
早到了教室外面的公共洗手台
把洗手台底下的一個水桶拿出來
整個鉛筆盒變得又黑又髒
完全洗不掉
而老師也對這幾個人不做任何的逞罰
就這樣當作事情解決的一樣

對於年紀很小的小朋友
除了父母家人之外
最信任的長輩通常會是學校的老師
其實對他們欺負我這件事我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我到現在還不能釋懷的是
這些老師的冷處理
這些老師
明明知道我一直被欺負
但是從來就沒有對我伸出過援手
有好幾次
我被欺負到氣不過
在班上大吼大叫 動手打人
但這群老師一直要我檢討
"動手就是不對 不要這樣大吼大叫"
反而一直放縱這些長期欺負我的人
如果這些老師願意幫助我
那我又何必用打人來保護自己

而對應到這位檢察官
他的女兒明明受到欺負
他為了她女兒去一趟幼稚園釐清事實
我可以理解現在幼稚園老師不好當
所以他可能很忙
所以他可能很多事情不能解決
所以他跟小女孩說的話有出入
那就拿監視器出來看阿
看事實阿
結果這些老師一直鬼打強說
"阿沒有阿 他沒說阿 我們怎麼知道"
而且還說
對不起那些受到驚嚇的小孩

被欺負的檢察官女兒ㄋ
就因為他爸是檢察官
所以他爸來釐清事情就要被當濫用職權
那他被欺負這件事
還有誰幫她說話
還有誰要保護她?
結果這個只是想保護女兒的爸爸
變成社會上的公敵
連調職到澎湖
還有人說不歡迎
這是在危害澎湖

我實在是為這個檢察官感到惋惜
他做了一件對的事
卻要被當成過街老鼠
希望他日後的日子
不論是工作上還是家庭日常生活
都能夠平安

favorite_border17008
toc1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