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老爸的國道收費站。

「媽媽,什麼是收費站啊?」走在前面的大約四、五歲的小男孩一臉傻逼臉的問著媽媽。

「是媽媽以前工作的地方呀…..」

她不用轉過頭,我就知道那位媽媽一定非常漂亮。
因為我爸跟我講的。

-------------------------------------------------------------------------------------------------------------------------------------------

從我學會開車之後,我的確沒有經過高速公路上人工收取回數票的那個階段。對於收費站的回憶就停留是,有很多高高的拱門,然後接近收費站時,所有的車子都會開始減速慢行,只有旁邊的客運終於超過一群小烏龜,可以開很快的直接通過。
喔對了,還有我爸的垃圾話。

我爸很喜歡開車,我相信這點應該是遺傳到我爸,但是我沒有遺傳到他的開車神技術,我們家的車子目前經過我手上烤漆、板金兩次了哈哈。
小時候,爸爸他常提起曾經他有一輛神駒「愛快羅密歐」征討了高速公路上所有的照相機,讓國家幫你拍個獨一無二的追焦照呢。
(拜託,錯誤示範,不要學,開快車真的沒有很帥。)
總是鼻子翹高高的跟我說起,這時候媽媽就直接把沙發上的抱枕丟了過去爸爸的身上。

當爸爸開始有了家庭、孩子時,他的神駒「愛快羅密歐」換成的「愛家好男人」的三菱箱型車,和到現在的本田的CRV三代。

但是,他的垃圾話一樣沒有變少。

「志啊,我跟你說,以後你開車如果看到收費站小姐很漂亮齁,就手給她偷摸一下,知道嗎嘿嘿哈哈哈。」
「如果收費站小姐真的非常漂亮的話,就不要給她回數票,直接買一本,這樣可以相處久一點,說不定還可以聊一、兩句呀哈哈哈哈。」

每次都聽他說這些五四三的,我年幼無知也不懂爸爸在笑什麼,就跟著笑吧
媽媽就在副駕駛座怒瞪著爸爸,爸爸還是一副怎麼樣的欠揍臉看著媽媽。

但是經過收費站的時候,老爸說的總是和做得不一樣。
從沒有多看小姐一眼,每次動作就迅速搖下窗戶,給完回數票,油門就催下去了,頭也不回。
連跟小姐說聲謝謝都沒有,更別說搭上話了。

問他,為甚麼不給他偷摸一下?
「啊呀,這個不好看啦,下一個會更好看的嘿哈哈。」爸爸總是用這句話敷衍過去他的慫和尷尬。

喔對了,媽媽這時候就會就姆指加中指,往老爸的耳朵彈過去。
爸爸摸摸他的紅燙燙的耳朵,傻笑的跟媽媽說:「我開玩笑的啦,我說的總是和做得不一樣嘛哈哈哈。」

經過了那麼多次收費站我還是不明白
每次都看他迅速的給完票,油門催下去,連小姐都不看一眼。
爸爸所謂的「美女標準」到可以手要偷摸一下是什麼?

直到國二那年爸爸躺在病床上,已經昏迷的他,手卻緊緊的牽著媽媽。

吃著對抗癌症的標靶藥物,頭痛欲裂的皺著眉頭。
手緊緊牽著。
很長長的管子伸進去喉嚨抽痰,咳到床單旁都是血。
手緊緊牽著。
用盡所有的力氣,吃力的跟媽媽交代所有事情。
手緊緊牽著。

手緊緊牽著。

爸,原來這是你的標準啊!也沒有偷摸啊,你是不要臉的一直牽著誒。
你說的總是和做得不一樣。

你的標準真的很奇怪,你所描述的漂亮跟媽一點也不搭啊!
你說的總是和做得不一樣。

你說等我長大就讓我開車載著你,換我去找漂亮的收費站小姐姐偷摸她的手。
你說的總是和做得不一樣。

手緊緊牽著,
直到心跳停止的那一刻。

-------------------------------------------------------------------------------------------------------------------------------------------

「是媽媽以前工作的地方呀…..」

她不用轉過頭,我就知道那位媽媽一定非常漂亮。
因為我爸跟我講的

一定就是和他老婆一樣漂亮。

八年了,我沒有很想你,我也不管你在天上過得好不好,一點也不想您。

畢竟,我說的總是和想得不一樣。

favorite_border17278
toc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