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同志醫師,我們來聊聊同志捐血(長文)

我是在醫學中心工作的醫師,同時也是個沒有出櫃的同志,由於醫界實在太小又很保守,出櫃相當於往自己身上貼撕不掉的標籤,很多同志醫師都選擇隱藏,原諒我也必須匿名。

每次看到同志捐血的議題吵得天翻地覆,我的心情總是很複雜,因為不管哪邊被罵,我都覺得很不舒服,儘管這已經是吵到爛的老議題了。這是一篇很長的文章,所以如果你只是想留言「噁甲、捅屁眼、死玻璃」這類字眼的人,麻煩直接略過吧,我們彼此不認識,也無須多費口舌,這篇是寫給真心想了解這個議題的人們,歡迎指正錯誤或分享自己的看法。

在文章開始之前,我先聲明,我不代表所有醫護人員,也不代表所有同志朋友,只是同時有這兩個背景,希望可以幫忙化解一些不必要的誤會。每個族群都有老鼠屎,但不能因此攻擊整個族群,這樣對多數的好人來說很不公平。

--------正文開始--------

這兩天吵這個議題,是因為有同志去捐血被護理師唸一頓,心裡覺得很不開心po文抱怨,結果引爆一連串的爭議。然而我必須說,不在現場的人其實不能論斷誰對誰錯,那位護理師有可能是真的口氣很差,也有可能完全沒有惡意就只是講話比較直。

對捐血護理師來說,聽到「我是(有性行為的)男同志,我要捐血」,就好比急診醫師聽到「我先來的,為什麼他先看」一樣令人火大。雖然同理心和溝通能力也是醫護人員的專業素養,但臨床上千奇百怪的情形真的太多了,醫護人員遇久了也會煩,是人都有情緒。

或許你會覺得「這麼基本的知識、注意事項都有寫」怎麼還能不知道?然而,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對一群人來說的常識,對另一群人來說可能是新知,宣導本來就不是完美的防範方式,所以才要層層把關。至於這個護理師後來又幫對方找台階、還祝他生日快樂,或許是彌補自己前面的態度也說不定,所以我才說我們都無法還原現場,也就不能論斷。

所以這篇要討論的重點,其實不是這次發生的事情,而是關於同志捐血這件事。我決定把這個議題拆成三個問題來分享:分別是「同志是不是愛滋危險族群」、「男男性行為者為什麼不能捐血」以及「這個規定是不是歧視」,這是三個最常被拿來爭論的議題,然而很多爭議其實都建立在錯誤的知識基礎上。

那就讓我們開始吧!
---

一、同志是不是愛滋危險族群?

這個命題其實是醫療和公衛領域長久以來的爭議,以前在統計愛滋患者的身份時確實會用「異性戀」、「同性戀」來區分,但後來大家更了解HIV和AIDS後,危險族群便依傳染途徑改成「男男性行為」、「靜脈毒癮者」、「母子垂直傳染」等。

所以精確地來說,同志不是危險族群,但男男性行為者(尤其無套)是,至於女女性行為則非常安全(所以也不會禁止捐血)。

但在解釋這個統計結果前,我們必須先知道為什麼要做這個分類:目的是「防疫和公衛政策」的需求,也就是如果我們能知道目前哪個傳染途徑比較危險,我們就要增強那個途徑的防疫措施。舉例來說,現在在台灣垂直傳染由於醫療進步已經趨近於零,而靜脈毒癮者在發放乾淨針頭、宣導不共用稀釋液、美沙冬療法等政策下,也越來越少。

所以目前愛滋感染族群中最大宗的的確就是「男男間性行為」;即便我是同志,但我不會去扭曲這個事實。不過承認這個事實,並不代表歧視、也不帶有任何道德批判意味,因為「沒有人必須因為生病,不配被治療甚至活該被歧視」。

所以很多留言會拿出衛福部的數據,冠冕堂皇地說「你看,gay本來就最危險,自己回去檢討」,這就是根本不懂統計的意義,這個數據沒有要任何人檢討、或讓任何族群被批判。如果有人身為原住民,在部落文化下常喝酒,卻因此得肝病,也不應該被罵「誰叫你是原住民」、「你們是危險族群還不快檢討」、「不要浪費健保資源」。醫療體系中,疾病是沒有在分道德高低的。

另外,有些同志會說,「那都是因為同志比較注意身體健康,常去篩檢,所以人數才會比較多,異性戀很多黑數」。但我必須說,儘管這會造成一點差異,但目前男男性行為的風險比異性間性行為高出不少,再加上母群體的人數差異,其實感染率非常懸殊,光是這個論述沒辦法解釋這個風險的落差。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男男間比較常進行肛交(至於有沒有比較常無套,我不敢肯定),而醫學已經證明肛交(被插者)的風險比陰道交高很多,所以如果異性之間進行肛交,風險和男男沒有差別(可是男女之間肛交只規定一年之內不得捐血),至於口交危險則低很多。你可能會說,「那就不要肛交啊」;我只能說如果你和我一樣,哭過好幾個晚上、掙扎了好幾年,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喜歡男生,你就不會輕易講出這句話,「性」本來就是人的需求,風險高已經很衰了,拜託不要再進行道德譴責。

請大家支持PrEP(預防性投藥)等先進的預防措施吧,讓同志也能享受和異性一樣安全的愉悅。
---

二、同志為什麼不能捐血?

根據上一題討論的內容,我們已經知道男男性行為是愛滋高危險傳染途徑,因此目前的規定(捐血者健康標準第五條第四項)是「男性間性行為者,永不得捐血」。換句話說,如果你是異性戀但你因為各種原因玩過男男,一樣永遠不得捐血;如果你是男同志但沒進行過性行為或是女同志,當然可以捐血。

這其實是一個控管風險的措施,雖然戴保險套或定期篩檢陰性,確實可能根本沒有帶原,但為了降低風險並減少資源浪費,多數國家都有類似規定。目前大家捐的血液會再經過一連串的檢查,但有些檢查是把幾袋相同血型的血取樣後混在一起才做的(節省成本),所以只要一有問題,每一袋都要個別檢驗。

大家也知道HIV有所謂的空窗期,而目前台灣的捐血檢驗技術已採用NAT(病毒核酸擴增檢驗),把愛滋的空窗期降到11天(以前是三週到三個月)左右,所以其實只要捐血者11天內沒有感染,大概都是安全的血(其他血液疾病也有各自的檢驗)。只是如果能在填問卷、面談的時候,就把有風險的擋下來,對輸血者來說一定更有保障。

過去有些人因為怕自己得愛滋,又不敢去篩檢(怕被發現),所以改用捐血的方式等血液中心通知,這其實非常糟糕,等於是犧牲輸血者的安全,因此現在衛福部已經規定「愛滋病毒檢驗結果不會通知(其他檢驗如果陽性都會通知)」。所以拜託不要再用這種方式驗血了,不但沒效,也會惹惱醫護人員。
---

三、男男性行為不得捐血的規定是不是歧視?

現在很多人都喜歡說「你把歧視無限上綱」、「來互相歧視啊」,其實大家根本沒搞清楚「歧視的定義」。一般而言,歧視指的是「弱勢族群因為自己的身份,權益受損或是被強化負面形象」,相關的論述可以參考朱家安的文章。

所以就「權益受損」這點來說,不得捐血其實不算什麼歧視,因為捐血不是什麼權益,除非你覺得捐血換來的紀念品是無可取代的(誤)。
註:B92的觀點不錯,值得參考!不當拒絕參與社會公益的權利其實也是受損。

但是就「負面形象」來說就有待商榷了,因為捐血規定中,「永不得捐血」的其他身份只剩毒癮者、性工作者和各種血液疾病的患者。所以對同志來說,他們不過是進行了再正常不過的性行為,就被給予和「吸毒、性工作、病患」一樣的規定,這很難不加強某些負面形象,也就是所謂污名化。

然而,就科學的角度來說,其實11天以上沒有進行性行為,捐血造成的愛滋感染機率就已經很低了,有沒有必要註記「終身不得捐血」?老實說,台灣是少數這樣規定的國家,日本、美國、加拿大只要一年內沒有男男性行為就可以捐,而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甚至不管你是不是同志,只要近期沒有危險(無套)性行為就一視同仁,而這些國家也沒有因此增加輸血風險。

所以今(2017)年二月,疾管署已經研擬放寬為「五年內沒有男男性行為就可以捐血」,當然當時也造成醫界和八卦版(?)一陣騷動。科學數據就擺在那,剩下的就是人性和政治問題了,有些人覺得「不捐又不會死」,但有些人就是覺得「明明是健康的血,硬要貼標籤很莫名」,只能等社會觀念慢慢進步囉。

--------本文結束--------

希望各位下次看到這個議題時,不要又拿各種錯誤知識和刻板印象出來人身攻擊了,越進步的社會,應該要越重視科學、邏輯和互相包容的心,歡迎大家指教,謝謝各位耐心閱讀。
---
補充一下:很多人在問為什麼肛交風險比陰道交高,我引用B66和B435的留言解釋一下:人類不同器官的上皮組織會有差異,陰道是複層扁平上皮,與生俱來就是耐摩擦的上皮組織,而肛門周圍是單層柱狀上皮,很容易因為磨擦損傷而感染,所以說肛交行為風險確實會來得高一些。
不過別忘了,只要帶套風險就都會降低非常多,所以其實不應該過度放大肛交的危險性,就像歐洲那樣逐步放寬成以危險性行為(無套)作規範。謝謝提問!

#自由分享轉貼 #推上熱門
#歡迎媒體引用

favorite_border17113
toc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