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噴嚏了嗎

一進房間,就看到某人躲在棉被裡,把一頭的傳話筒扔在棉被外,顯然是要我過去聽。

這個傳話筒是她之前惹我生氣,自己跑去拿紙杯做出來的,之後會用到都是她準備要道歉的時候,她該不會又要道歉了吧。

我拿起紙杯對著另一頭傳話「嗨?」

「嗨,一週年快樂。」

「一週年快樂。」

她安靜了幾秒「妳真的快樂嗎?」

「跟妳在一起就很快樂。」

這是真心話,只要能在一起就很快樂。

我們一交往就開始了遠距離的戀愛。

這一年的時間裡,能真正見到對方的日子不到一半,絕大多數的時間都隔著螢幕在思念中度過。

她念的科系課業很重也很忙,常常消失個三小時後回幾句再消失個三小時。

到了晚上好不容易可以通電話視訊,畫面出現的是抱著原文書打著哈欠的她,要是到了期中期末,她整晚的電話幾乎不會掛。

有一次已經半夜兩三點了,她拿下眼鏡,整張臉砸在書上,說瞇一分鐘就好,但五分鐘過後就看到她的身體規律的上下起伏,她睡著了。

我知道她隔天要考試,但又捨不得吵她。

這時我就恨不得能走到她身邊,幫她蓋上被子也好,幫她準備一杯熱咖啡也好,什麼都好,而不是只能隔著手機螢幕輕喚她的名字。

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所以能看到她本人,對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禮物。

-

「我有東西要給妳。」

「什麼?」

她將她那頭蓋在棉被裡的紙杯舉高,一枚戒指沿著線,滑落到我這頭來。

瞬間泛淚。

我想掀起棉被親她,但她把棉被壓得很緊。

「妳先戴。」

「我要怎麼拿下來?」

畢竟戒指穿在線上,卡在兩頭的紙杯間。

「笨哦。」

她伸一隻手出來暴力拆線,取出戒指。

「手給我。」她拿著戒指,手向上張開等著我把手放上去。

我把我的頭靠上去。

「吼這個等一下再親,手給我啦。」

好啦,可愛鬼。

她東摸西摸的找到我的無名指,套上去,接著把我的手抓進棉被裡親一下。

再伸出來,她的手上也有一枚一樣的戒指。

「妳喜歡嗎?」

「很喜歡。」

「真的?」

「真的。」

她掀開棉被把我抓進去深深的吻了一下。

真慶幸自己到了這天,生理期已經走了。

-

睡覺時間到了(大概天快亮了哈哈哈。)

我們各自躺平一陣子,
她輕輕的叫了我一聲「欸。」

當下真的累到懶得理她。

「妳睡著了嗎?」

隔了好幾秒,她非常小聲的說了句「我愛妳。」

我忍不住笑出來「我也愛妳。」

「吼妳裝睡喔。」

我抱緊她「愛死妳了。」

favorite_border1513
toc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