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德塞的黑歷史

非常多台灣人討厭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就是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台灣人認為他卑躬屈膝、文過飾非、知情不報、顛倒是非,是導致全球大流行的最大戰犯。如果不是中國政府忽視疫情在先,譚德塞秘書長隱匿疫情在後,不會造成現在全球大流行的狀況。

所以,譚德塞不知道收了多少中國的黑心錢?

別這麼說,在證實他真有收錢之前,不應該這樣無端的指控這個可惡的孩子。況且,他也曾經是一個有為的衣索匹亞青年,為了公共衛生領域而努力。從小,他就像空一格蔣公一樣,因為看過小魚逆流向上,而弟弟又在四歲疑似因為麻疹過世,讓他決心要當一名公共衛生學者。在擔任秘書長之前,曾經擔任衣索匹亞衛生部長、外交部長。在衛生部長任內,他努力訓練醫療人員,甚至興建大量的衛生所,讓衣索匹亞民眾的健康情況大幅改善。最後,當他競選秘書長的時候,提出的政見就是希望在2030年創設「全球健保」制度,讓全世界的民眾都有基本的醫療權利。

這麼有為的青年,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似乎當之無愧吧?

作為非洲第二大國的外交部長,又是公共衛生領域學者,還在衛生部長任內推動衣索匹亞的基層民眾健康體系有成,「看起來」確實是適任人選。然而,代誌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如果沒有非洲聯盟的提名,又沒有中國的支持,就算他天縱英明,也沒有當選的可能性。2017年5月,譚德塞以131票對50票的壓倒性票數,擊敗歐美國家支持的公共衛生危機處理專家納布羅(David Nabarro),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所仰賴者,就是非洲國家的支持與中國的大利協助(喔,利打錯了,但是我不想改)。

所謂的國際組織貢獻度,重點就在於各國繳交的會費。中國在聯合國的經費捐助,已經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國,聯合國轄下的15個專門機構中,已經有四個組織的秘書長就是由中國支持的人選擔任,而且持續增加中。衣索匹亞是中國在非洲苦心經營的重點國家,接受中國的援助金額是非洲第三名,是以譚德塞與中國就原本「交情匪淺」。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長期擔任世界衛生組織肺結核病及愛滋病對策親善大使,營造公共形象。而最令人詬病的任命,還在於他為了報答非洲國家組織的提名,讓辛巴威原來的獨裁者穆加比(Robert Mugabe)擔任WHO親善大使,更「讚揚」他致力於公共衞生。可是在穆加比的獨裁統治下,辛巴威的通貨膨脹率世界第一,而這個國家的醫病比卻是1比10萬,這就是他趨炎附勢、投桃報李的方式。

在競選的過程中,他的對手提出了一個非常致命的指控,也就是在他擔任衣索匹亞衛生部長期間,三度阻止記者報導衣索匹亞瘧疾大流行。身為公共衛生防治瘧疾的學者,又是衛生部長,竟然為了「國家安定」的原因,而隱匿瘧疾的發生,這當然是不能原諒的。只不過在中國與非洲的努力拉票後,這件事情並沒有後續調查,也就不了了之。只是,從他擔任衛生部長的「疑似」隱匿瘧疾事件,我們再來聯想這次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原因,我們應該懂了什麼。

你如果還是相信世界衛生組織,那麼衣索匹亞因為隱匿瘧疾而死亡的人,應該不會原諒你。而一個有為青年的黑化,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3683731938334914
今天看到報導
內容是呂秋遠 3/9 號發的臉書
雖然有點久了但好像看到的討論比較少
從這件事或許我們可以回頭看看 WHO 這樣的組織是不是存在一定的弊病
陳建仁也說了他不知道 WHO 在現在的狀況下可以做什麼?
一個被中國收買的 WHO
更是什麼都做不了

favorite_border3043
toc74